酒哩不是9cm

可攻可受
可男可女
可以傲娇
可以霸道
看似慌中带急
实则稳中带皮
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❤
我火不起来!

QqQ想到特别火的京紫《紫罗兰永恒花园》然后给我感动的啊…
然后捏,我就想重写一下结局,怎么说就是算一个纪念吧,和原结局没什么区别(-_-||)

「拉开序幕」(上)

在航空节里,大家欢呼雀跃迎来和平,“手记人偶”薇儿莉特·伊芙加登写下了许多的信,代表着人们的心意,承载着人们的祝福,由飞机从空中散落下,就好像一只只白鸽在空中飞舞,飘转。而她,也第一次替自己谢了信。
薇儿莉特站在广场上,看着人们的思念从天而降。“薇尔莉特”脑中回荡的,确是少佐第一次把自己紧紧拥在怀里,嘴里轻轻呼唤着她名字的场景。
“少佐”薇尔莉特在口中喃喃自语道。
“亲爱的,基尔伯特少佐,您还好吗,别来无恙么,您现在在哪呢?有没有烦恼呢,不论春夏秋冬,四季轮转,唯有少佐的季节迟迟没有到来…”她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金色的秀发披散在肩头,微风习习,吹的有些乱,不论是吹乱的头发,亦或是吹散的心。她把头发别在耳后,慢慢的向住处走去。
“我起初不懂,我一点都不懂少佐的心意,可是在少佐赐予我的崭新人生中,我能稍微感受到一点了,通过代笔写信,通过我遇见的人们,我相信着,少佐一定还活在某个地方,所以我也要,一直,一直,一直活下去,即使不知道今后会遇见什么,也要一直活下去……”她嘴里念着的话,一下,一下的敲在打字机上,伴着对少佐的思念,眷恋,以及对他的爱,倾注在浓浓的油墨上,印在纸上。
黄昏十分,傍晚来临,最后一模阳光洒在少女的窗前,随后临来的便是满天繁星的夜晚,坐在窗前的她,手指轻抚着打印机,继续跟进“如果…如果还能相见,我想告诉你,我现在,对「爱」,也有所理解了……”她慢慢抬起头,望着窗外的满天星辰,双手紧握着那如同少佐眼睛一般颜色的翡翠宝石。眼泪似乎再也忍不住了,每念一个字,就越发勾起对少佐的思念,泪水夺眶而出,顺着脸颊滑落到绿宝石上,轻声地呜咽着…少佐的微笑久久在脑中无法散去……
“薇尔莉特,有代笔委托,非常紧急!”次日清晨嘉德丽雅小姐的声音,叫醒了她,坐在窗前的她轻轻睁开眼睛,凉凉的微风浮在脸上,带着清晨泥土的芳香,轻快凉爽,好像预示着什么好事的到来。
精致的五官,海蓝色一般的眼睛,两股麻花辫别在脑后,金色的头发上系着红色的缎带,活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,胸前则依然是那个翡翠宝石。
打着蓝色的花伞,少女一人独自走在海边通向委托人的住处,却并不显得孤独,风里混杂着海的味道,咸咸的,甜甜的。
到达目的地,少女轻轻扣门。
「咚咚咚」
「“吱嘎”门打开了」
“初次见面”
“只要客人有意向,无论身在何处,都能上门服务,我是自动手记人偶——薇尔莉特·伊芙加登……”
少女的表情愣了一下,随即便面带幸福的微笑……
“少佐”



原著:酒哩(纯属原创,如有雷同,算我抄的)
图片我找的网图,百度都有

杰园

杰园(一)
求生者和监管者,是两种不同的角色,一个是猎人,而另一个……则是猎物!
「叮,比赛开始」
杰克慢慢走到“狩猎场”,看到队伍里有一个园丁,不禁皱起了眉头,“啧,又是她么…呵,里奥,别怪我对你女儿手下无情,呵呵。”随即迈起步子,走进了庄园,寻找着求生者的位置。
才开局一会,另外两个人:冒险家和律师都已经死了。
空军和园丁像两只兔子一般,躲避着狼狗的追杀。
“哈…啊哈…啊…哈啊,他!他走的好快!艾玛小姐,你快走!”空军竭尽全力护在园丁身边,也顾不得自己已经散乱的头发,她脱掉外套,使自己活动空间大一些,毕竟是军人,对应杰克的攻击,也还算勉强的躲了下来。
园丁迈着沉重的步伐,工具箱给自己增加了不少负担,但也没有放弃。她的心紧张的很,虽然自己已经甩开了杰克,但因为刚刚空军被杰克打了一击,现在依然很危险。
而杰克则是不紧不慢跟在空军后面溜达,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伤痕累累的军人,一种快感油然而生,慢慢心情也变得激动起来,“杀人的感觉真爽”。
还剩一条密码!
「叮!」
空军……也死了…园丁的身后闪过一个身影,“你好,美丽的小姐”,园丁发觉到了自己身后站了一个人,刚打算跑,可又那里躲得了杰克的爪子,「啪」。
“唔!”园丁的嘴被捂住了,杰克的剪刀手轻轻放到了她的脖子上,园丁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竖立起来,感觉有千万只蚂蚁顺着她的脚跟爬到头顶,一阵头皮发麻的眩晕感,使她浑身无力。
杰克的手指轻轻用力,鲜红的血液顺着园丁白嫩的脖子慢慢流淌,突然杰克一用力,园丁便像只蚂蚁一样被生生掐死。
“亲爱的,感觉真是不错呢。”杰克舔舔手指上的鲜血,便扬长而去。
【游戏胜利】
……
……
……
“啊……!”
“怎么了亲爱的?”杰克看着尖叫着惊醒的园丁,摸摸她的头问道。
园丁惊悚的看着杰克,但看见他眼神里露出的深情,还是依偎在了他怀里“没…做了噩梦你把我们都杀死了。”
杰克揉揉她的头,轻轻吻在了额头上“不会的,我绝对不会伤害你,好好睡觉吧。”又重新把她拥入怀中,躺下。
“晚安,杰克。”
“晚安,亲爱的。”
「园丁熟睡后……」
“宝贝,刚刚那个话剧好看吗?”
“好看啊,感觉…真是不错呢,宝贝。”





原创:酒哩ir (仿冒必究,如有雷同算我抄的)

杰佣(二)

杰佣(二)【真心话】

杰克僵住了,用自己的耳朵捕捉到这几个字后,反复的琢磨,他僵硬着身体,嘴唇上下张合了几次也没有说出自己要说的话……
“蠢货,杰克我喜欢你啊”
“真的???”
“嗯…啊……我的天”奈布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,羞涩的捂住了脸,埋进了杰克的怀里。
杰克见势楼住了奈布的腰,把他打横抱上床压在身下,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歪着头问他“为什么……”
“为什么喜欢你是么?”
“嗯…我以为……我以为我们…不会有结果,我害怕,我怕因为我的喜欢…可能,我们的关系连朋友都不是了。”
“你怎么说话支支吾吾的,杰克这不像你。”奈布搂住杰克的脖子,面带笑意:“你的喜欢…很明显哦,每局你都会跟着我,故意跑得慢,追不上我,还有我以前才5级的时候没有被百级屠夫们打死…为什么?你在背后说跟他们说的吧,我以为你只是像对于其他求生者一样,像看待好玩的猎物一样看待我,我对你有好感,可我不敢表达,我喜欢上了监管者,这多可笑啊,可到了今天,你说的那句‘我喜欢你’,直击我的内心,我都明白了,我对你的喜欢,也不是徒劳呢。”
杰克被奈布搂住脖子,奈布的每一个字他都听的一清二楚,每一个字,都可以说是正,中,靶,心。他看着奈布坚定的眼神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低头啄吻了一下,蜻蜓点水般的,小心翼翼的。
“哼~万能的杰克先生啊,对感情方面,真是一窍不通哇”
“足够了解你就好了”杰克看着怀里的奈布。
他不会长文段的表达,只是说了一句陈述句:“奈布.塞贝达,这辈子只能是你了,在一起吧。”
身下的人,羞红了脸,但也应了那句话。
“好”

杰佣

杰佣(一)

“杰克!”「碰!」奈布推门而入,脸气鼓鼓的冲着杰克怒吼着。
“嗯?怎么了?”杰克慵懒的卧在沙发上,拿着一本书,琢磨着书里的字,嘴里含糊的应答他,但从坐姿丝毫不缺少绅士风度。
“你!你还说,你告诉我,你为什么全程只追着我一个人!”奈布气的把外套脱下来,直接扔在了杰克身上,他胡乱的揉着自己金桐色的卷发,眼神死盯着他。
杰克拿起散着青草香味的外套,放到鼻子边,斜眼笑着看着奈布,眼神流露出来的满是对奈布的宠爱,他放下衣服,用痞里痞气的语气说“怎么,奈布你这么欲求不满?我可是…全程只跟着你啊~哈哈”
说罢,他起身走到奈布身边,他高大的身影正好挡住了奈布的视线。“滚开,不想看见你,我都跟艾玛小姐说了,我一定会拿下MVP给她看,可你每次都追我,我今天一次机会都没有……”边说,奈布更狠狠地揉着自己散乱的头发,头也深深的低了下去。
杰克皱皱眉“什么”。奈布接着说“艾玛和艾米丽都希望我可以带着她们获胜。”杰克猛的一跺脚说“为她们?干什么!你就不能多看看我一眼么!!”奈布抬头看着他…眼神里很是不解。“我喜欢你啊,塞贝达!”杰克喊了出来……
奈布向后缩了几步,杰克看着奈布惶恐的表情,他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有控制住情绪,他愤怒的回卧室砸上了门。
杰克他不知道,他不知道他自己到底在生气什么,不知道究竟是气自己比不上那些女人,还是气奈布对自己一点想法都没有。他也不懂,为什么男的会喜欢男的,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一次又一次因为奈布·塞贝达而失控…喜欢一个人真的好累。
「咚咚咚」
“杰克先生,请您开门……”
「咚咚咚」
“别叫我先生。”
……
……
杰克迅速的恢复了平常的状态,听见外面再没有敲门声,他悄悄的把耳朵贴到门上听……什么声音也没有……
他慢慢打开门,发现奈布正疲倦的蹲在门口边等他…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杰克问他。“我能去哪啊,我是跟您合租的呢。”
“嗯,也是……呃抱歉我刚刚失控了”
"嗯……没事的"
杰克锁着眉:“你…进来一下,我有事跟你说,别害怕,我不会再凶你了”
“没事的,我也有事要跟您说”
他的眉头都快拧到一起了:“我说了,别叫我先生,也别加‘您’,嘿…你要是实在想叫个称呼,就叫我老公。”
奈布满头黑线……算了谁叫自己喜欢他呢。
杰克走到房间的床上优雅的找个地方坐了下来,拍拍身边的位置,示意让奈布坐下,奈布并没有躲开,而是紧坐在他身边,这回吓得杰克靠边了一点
“奈布.塞贝达我喜……”
奈布用手指止住了杰克的唇,他缓缓开口,蹦出6个字
“杰




你”


原著:酒哩ir(仿冒必究)「纯属原创,如有雷同算我抄的」